核心资源NEWS

您现在的位置: ag国际网址官网 » 核心资源 » 聂宗荣:用镜头记录毕节三十年

聂宗荣:用镜头记录毕节三十年

发布时间:2019-03-27
 

  自1988年毕节“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下称毕节试验区)成立以来,他行走在毕节的城市、乡村、山川以及河流之中,用心捕捉毕节每一次深刻变革的瞬间,用光影记录毕节在后发赶超、全面同步小康征程中的每一个脚印。   他,是聂宗荣。

  三十年栉风沐雨,他获誉无数——  《本该读书的儿郎在煤矿》获2002年度全国地州市盟报新闻摄影二等奖;  《聆听夜郎》获贵州省新闻界“纪念邓小平同志诞辰100周年书画摄影展”二等奖……  从而立到花甲,三十年光阴流转,变的是他的面容,不变的是他坚持记录毕节的初心。

  2019年初春,记者前往毕节,听聂宗荣讲述了他在拍摄毕节试验区三十年中遇到的最危险的事、最感动的事以及最骄傲的事。

  最危险的事  2001年11月11日,聂宗荣得知贵毕高等级公路将在16日全线通车后,为了赶在通车前将毕节境内的西溪大桥拍摄回报社给新闻稿配图,他连忙约上跑摩的好友徐强陪他一起去拍照片。   此前,聂宗荣就已经踩过点,位于大方县黄泥塘镇旁边的一座悬崖峭壁位置高、视野宽广,是拍摄西溪大桥的最佳位置。   那天,天空飘着零星小雨,他们一路被冻得瑟瑟发抖,徐强一路诸多抱怨。   为了拍到照片,聂宗荣顾不得冷,将好友的抱怨当耳旁风,一路低眉顺眼地跟着徐强走。

到了山脚,他让徐强到背风的地方去躲雨,自己往头上套上个塑料袋便上山去了。

  到达目的地,聂宗荣小心翼翼地取出相机,扶着峭壁上的石头,俯身拍摄。 不料,他脚下干枯的茅草淋了雨湿滑无比,他脚底一滑,整个人顺势摔倒,幸亏他抓住了旁边的树枝才不至于跌落悬崖。   腿和背被石头划破了皮,又疼又冷,他忍着剧痛将相机抱好,在斜坡上缓了一个多小时,待身体不再那么疼后,才往回爬。 爬上悬崖的那一刻,他松了口气。   山下的徐强等了几个小时,想上山找人又不知他在何处,心急如焚。

就在徐强预备弃车上山找人时,聂宗荣满身泥污地抱着相机走了下来。   “你再不下来我要疯了!”被冻了几个小时的徐强有些恼怒。

  聂宗荣走过去拍拍他,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老哥,你差点就见不到我了,我刚才差点掉下悬崖……”  “天哪,你要是掉下悬崖,我回去怎么跟你家人交差?”徐强一脸后悔跟他来的表情。   多年以后,聂宗荣再回忆起那天的情形,仍然心有余悸,但他只是淡淡地说:“拍摄中遇到困难是难免的,但不可能遇到困难我们就不去做了。

”  最感动的事  “明天我们施工的羊场乡曾底坝村工程即将通电,这是纳雍县最后一个通电的村,乡里听说你是毕节日报的摄影记者,想请你来采访报道一下……”  2004年12月3日,聂宗荣接到毕节市纳雍县羊场乡村村通电工程队打来的电话,尽管对方表示曾底坝村道路崎岖,无车接送,但是聂宗荣还是一口应承下来。   彼时,毕节日报用车紧张,聂宗荣等不及报社安排车,自己联系了一辆摩托车便出发了。

摩托车一路向南,经过朱昌、厍东关、维新三个乡镇时还算顺利,但走到姑开乡到羊场乡曾底坝村的山道时,聂宗荣才彻底体验到了什么叫“惊险刺激”——那是一条从岩石上开出的毛路,一边是陡峭的山壁,另一边是万丈悬崖,仅够一辆车经过,路面全是乱石,稍不留神便能车毁人亡。

  那一路,不止是他,就连骑摩托车经验颇丰的司机都冷汗涔涔,直言:“若不是多年的朋友,我真想把你扔在这儿,原路返回毕节。

”  从早晨天亮出发,他们颠簸至下午快两点才到达目的地。   下午3点,施工队将变压器上的熔断器推上羊场乡曾底坝村,曾底坝村通电了,这意味着村民彻底告别了祖祖辈辈使用的莱油灯和煤油灯。

聂宗荣举起手中的相机,将通电那一刻,村民杨贵友一家灯亮后喜悦的表情记录了下来。

  拍下照片那一刻,聂宗荣热泪盈眶。   多年后,聂宗荣仍清晰地记得,那一晚,曾底坝村村民像过年一样高兴,杀鸡宰羊款待宾客,眼睛在电灯的照射下熠熠发光。   2017年,聂宗荣重返羊场乡。   时隔十三年,再次踏上这片土地,聂宗荣不由感慨万千:变化真的太大了!  原来的进村毛路已被扩宽硬化,汽车畅行无阻。 经过13年的退耕还草,目前羊场乡森林覆盖率达41%以上,到处是水绿、山青、粮丰的场景。   下车拍照的那一刻,聂宗荣被路过的村民紧紧抱住,那人高兴地说:“没想到聂老师你又来了,看到你我真高兴。

”  聂宗荣定睛一看,才发现眼前的人是杨贵友,此时的杨贵友已不复从前的怯懦,穿着也体面了许多,这让聂宗荣感动又开心,“感动的是他还记得我,开心的是他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了。 ”  最骄傲的事  聂宗荣之所以坚持三十年记录毕节,源于在唐山工作的经历。

  年轻时,聂宗荣曾在煤炭部建筑安装公司69处工作。 1976年唐山大地震,69处被派往唐山抗震救灾。   在参与了唐山林西矿、范各庄矿、煤矿医学院等重点项目的恢复重建后,聂宗荣忽然觉得怅然若失——唐山大地震后的样子正一点点消失,但没人意识到要拍照保留原来的样貌,那么后人该如何更直观地了解这段历史?  1988年毕节试验区成立,37岁的聂宗荣被调回家乡,到毕节日报社摄影部工作。 在唐山工作的经历让他深刻意识到,他不能再错过记录家乡变化的最佳时间。   从上岗那天起,他拍遍了城市的灯塔、起伏的山脉、偏远的乡村……以后每一年,他都要在同样的位置复拍一张照片。

时光荏苒,三十年过去,毕节的城市及乡村发生极大的变化——1988年拍摄的毕节城中心七星关区,已从低矮的几排瓦房变成如今的高楼大厦;  1990年拍摄的大方县小屯乡珠场小学,已从雨天在室内上课需打伞的破房子变为如今宽敞明亮的现代化教学楼;  就连毕节市中心对面最高的虎踞山都变了。

  从前,聂宗荣拍摄市中心总爱爬到虎踞山最高处,随着毕节市生态建设成效凸显,虎踞山上的植被越发繁茂,遮挡了聂宗荣的视线。

为呈现最佳拍摄效果,聂宗荣学会了用无人机拍摄:“所有困难都是暂时的,只要肯动脑,总有办法。

”  三十年来,聂宗荣拍摄反映毕节试验区政治、经济、社会发生变化的作品,有数百幅被《华人世界报》《中国区域经济研究》《中华百业名流》《贵州年鉴》等二十余种报刊杂志、书籍登载。   对聂宗荣来说,三十年坚持做一件事,并做好了,是他一生中最骄傲的事。

  如今,虽已退休多年,但聂宗荣说:“我还将用手中的相机,继续关注毕节试验区的变化,给历史留下更多的见证。 ”  (责任编辑/付松)点击下载。

 

集团期刊

联系我们

感谢您浏览我们的网址,我们期待着和您建立联系。

关注我们

ag国际网址官网集团

ag国际网址官网集团

ag国际网址官网

ag国际网址官网